说到底,中国人对阴柔美的欣赏并没有变,对多元审美的包容也没有变。人们所愤怒的,是小鲜肉们搔首弄姿,自诩逆天颜值时,真正的美男子正在反复琢磨角色,认真思考剧本;人们所不齿的,是小鲜肉们练了两块肌肉,便自夸阳刚之气时,真正的男子汉却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。

唐家翠有着典型的重庆人特质,脾气来得快去得快,到第二天早上醒来,已经彻底忘了前夜的抱怨,乐呵呵跟着房东合影,愉快道别。